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

中医理论

秘方栏目: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

“五运六气”理论的临床运用 龙砂医学流派

99uu优优秘方网 www.21nx.com 发布时间:2018-02-11
龙砂医家王旭高五运六气学术经验探赜

重视 “五运六气” 理论的临床运用是龙砂医学流派的一大 特色, 历代龙砂名医对 “五运六气” 理论的研究和应用著述颇 丰 [1] 。 王旭高(1798年-1862年) , 名泰林, 字旭高, 又字以行, 号 九龙山人, 别号退思居士, 无锡人, 为清代著名龙砂医家。 王旭 高初习举子业, 博涉经史子集。 后绝意制举, 改从舅父高锦庭 攻医 [2] , 道光初年悬壶问世, 先以疡科行, 渐浸及内科, 求诊者 日益增多, 名闻江浙间 [3] 。 王旭高对运气学说多有默运, 然检索 相关文献, 鲜见报道, 今对王旭高运气学术思想与临床经验初 作梳理如下。

编辑《运气证治歌诀》,阐扬运气临证思维 宋代陈无择《三因极一病证方论》 (以下简称《三因方》 ) “五运论” “六气论” 载方16首, 龙砂医家将其单独编辑, 阐 微释奥, 名之 “三因司天方” 。 清代龙砂医家缪问(字芳远) 曾专门有注解, 并在序言中记录了 “姜氏世医”姜体乾善用 “司天运气方” [4] 。王旭高对“三因司天方”研究亦深, 编撰 《运气证治歌诀》 , 阐释方义, 并附“司天运气图歌” “司天 在泉六淫治例”等运气歌诀。从中可窥王旭高运气临证思 维一斑。

1. 舍司天求治, 其失在浮; 执司天求治, 其失在隘 王旭高 认为运气学说具有重要价值, 但较难掌握, 气运变化有异, 应 灵活运用。 王旭高尝言: “先圣察生成之数, 以求运气者, 盖欲 因数以占夫气化之盛衰, 而示人以法阴阳, 和术数, 先岁气, 合 天和也。 然而难言之矣, 一岁之中, 五运相推, 六气相荡, 运气 错杂, 而变各不同。 如湿挟风而化燥, 风兼燥而化凉, 火燔亢而 生风, 湿郁蒸而为热。 则阴阳之消息, 固难以识其微, 而形象之 著明, 是必有可凭之理” [5] 。 观点鲜明地提出 “是故执司天以求 治, 而其失在隘。 舍司天以求治, 而其失在浮” [5] 。

2. 时有常位而气无必也, 临证主张因变以求气 《素问· 至 真要大论》说: “时有常位而气无必也” , 马莳言: “有定纪之年 辰, 与无定纪之胜复, 相错常变, 今独求年辰之常, 不求胜复之 变, 岂得运气之真哉” 。 五运六气有常有变, 有至而未至, 有太过、 不及, 有胜复之 异, 有升降失常、 刚柔失守之变, 运气学说难在其 “变” 。 基于 运气理论指导下的临床实践, 不可机械推算, 应综合气候、 物 候等多运气因子, 动态分析, 做到 “不以数推, 以象之谓也” 。 《运气证治歌诀· 总论》 “旭高按” 说: “假令风木之年, 而 得燥金年之病, 即从燥金年方法求治。 发生之纪, 而得委和之纪 之病, 即从委和之纪方法求治。 此其道也。 若谓其年必生某病, 必主某方, 真是痴人说梦矣” [5] 。 此外, 王旭高针对 “司天运气 方” 所言: “上凡一十六方, 不过示人以规矩耳。 病有万变, 药亦 万变, 圆机之士, 不须余赘矣” [5] 。 朴实而形象地阐述了注重实际 运气情况, 顺天察运, 随机达变, 因变以求气的运气临证思维。

3. 结合临床横向类比, 增损化裁 “司天运气方” “三因 司天方” 中, 六庚年之 “牛膝木瓜汤” 与六丁年之 “苁蓉牛膝汤” 组方多有相似, 不易区别。 王旭高在苁蓉牛膝汤 “方解” 中说: “此与前牛膝木瓜汤大段相同, 但彼因燥盛伤肝, 肝血虽虚不 甚, 故止化肝液, 养肝血, 便可以却燥。 此以肝虚伤燥, 血液大 亏, 故用苁蓉、 熟地峻补肾阴, 是虚则补母之法也” [5] 。 寥寥数 语, 拨云见雾。

此外, 王旭高对部分 “运气方” 做了增损化裁。 如, 黄芪茯 苓汤(黄芪、 茯苓、 紫河车、 远志姜汁炒、 薏苡仁生研、 人参各 等分, 肉桂心)为 “凡遇六癸年, 伏明之纪, 岁火不及, 寒乃盛 行” 所设。 陈无择《三因方》原方名 “黄芪茯神汤” , 王旭高将 茯神易为茯苓, 并新增肉桂心一味, 并说明 “心阳衰少, 则君火 无权, 故寒邪得以侵凌而来犯……取意非不善, 但不无迂缓之 嫌。 旭高因僭加桂心一味, 以宣导诸药, 启发心阳, 临症取裁, 是所望于君子” [5] 。 他如, 紫菀汤, 《三因方》 原方用白芷, 王旭高改用白芍, 并 加五味子, 颇有见地, 凡此不一一罗列。

明理必须遵古训,见机也需合“运气”

1. 遵守运气 “天人合一” 思想 “天人相应” 说是运气学 说的核心内容。 《素问·宝命全形论》曰: “人以天地之气生, 四时之法成” , 《灵枢 ·刺节真邪》说: “与天地相应, 与四时相 副, 人参天地” 。 发病上, 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说: “四时之 气, 更伤五脏” 。 治则上, 《素问· 五常政大论》 言: “圣人治病, 必知天之阴阳, 四时之经纪” , 《灵枢 · 卫气行》说: “谨候其时, 病可与期, 失时反候者, 百病不治” 。 《王旭高临证医案·咳嗽门》 “姚案”载: “咳嗽将及一 年, 阴阳之气各造其偏。 阳虚则外寒, 阴虚生内热” [6] 。 王旭高 根据 “夏令湿热用事” “夏暑将临” 以调整用药。 同在“咳嗽 门” “岑案” 中考虑到 “夏令将临, 恐有失血之虞” [6] 。 作未雨绸 缪。 “妇人门” “曹案” 载: “经事来多去少, 似崩非崩, 是血虚 有热也。 所谓天暑地热, 则经水沸溢” [6] 。 考虑到暑热 “用白薇 汤加阿胶主之” , 寥寥数案, 已彰王旭高谨守运气 “天人合一” 说、 “因天时而调气血也” ( 《素问· 八正神明论》 ) 之训。

2. 重视运气学说节气节律周期节律 变化是运气学说的 一个重要特点。 有干支甲子周期, 有 “大司天” 周期、 有四时更 迭、 节气周期等。 节气节律历来受到医家重视, 有 “节气病” 一 说, 其中又以冬至、 春分、 夏至、 秋分, 二至二分较重要。 王旭高治冯某 “久咳痰稠, 上午发热, 面色青黄” [6] , 提出 “加谨调养, 交夏至节无变再议” , “扶过夏至节, 一阴来复, 病 无增变, 庶几可延” [6] 。 治邢某 “先天不足之体, 曾发虚痰, 溃而 将敛。 交春阳气升发, 渐觉喉痒, 咳嗽, 二三日来, 忽然吐血” [6] , 针对 “节届春分, 阳气勃勃升动。 血证际此, 稍平复盛。 良以身 中之肝阳, 应天时之阳气上升无制, 故又忽然大吐” [6] , 提出 “急 当休养其阴, 兼以清降。 所恐火愈降而阴愈伤耳” 。 治陈某, 针对 “节届春分, 木旺阳升之候。 木旺则土益弱, 阳升则水益亏” [6] , 提出 “为今之计, 崇脾上而转旋清阳, 以治其中; 补肾水而蛰藏真 阳, 以治其下。 守过清明, 若得病情安稳, 有减无增, 或者其克济 乎” [6] 。 无不体现王旭高重视运气节气节律致病因素。

3. 必先岁气, 顺时气以养天和 《素问· 五常政大论》 曰: “必先岁气, 无伐天和” , 张介宾《类经·卷十二 ·论治类》进 一步阐述: “五运有纪, 六气有序, 四时有令, 阴阳有节, 皆岁气 也。 人气应之以生长收藏, 即天和也” 。 李时珍提出 “顺时气以 养天和” 的用药原则。 叶天士认为 “岁气天和, 保之最要……顺 天之气, 以扶生生” [7] 。 吴瑭主张 “顺天之时, 测气之偏, 适人 之情, 体物之理, 名也, 物也, 象也, 数也, 无所不通, 而受之以 谦, 而后可以言医” [8] 。 烂喉丹痧 “多乃湿热时邪, 肺胃受病, 发于春夏为多, 首用 辛凉散邪, 继用甘寒化毒, 是为大法” [6] 。 王旭高认为治疗中需 “明岁气天时” “司令” (司天)运气, 三因制宜。 如, 治江阴陈某 “今交秋季, 而贵地(江阴)盛行此证, 证 虽同于温热, 而义则有分” , 而 “贵地僻处江隅, 今岁夏秋久晴 少雨, 热逼水上之中, 郁极则发, 湿上甚为热。 交秋燥金司令, 热胜金燥, 邪干肺胃” , 针对前医 “初用升、 葛等之升发, 继用 芩、 连之苦寒” , 指出 “虽亦有辛凉解散, 甘寒清化者, 仍用升提 苦燥夹杂其中, 要未明岁气天时, 与病成而变之旨, 徒守老成之 见, 譬犹苦拒剑阁, 而寇兵已早渡阴平, 同一局也” [6] 。 认为 “刻 下序届秋分, 虽当燥金用事, 而消残日暑, 尚余湿热蒸淫” [6] , 乃 由 “湿邪火炽、 邪不外达” , 应予 “轻清宣化之法” 。

4. 基于运气药物气味理论施治 任应秋先生曾言 [9] : ” 如果临证时要运用五运六气的知识,亦只有通过阴阳五行 的理论来说明之。联系 ‘五运六气’ ‘阴阳五行’ 这两者的关 系, 并从原则上解说的最扼要的, 莫过于《素问·藏气法时 论》 ” [9] 。 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详述六气胜复病变治疗大法, 以药 物气味配伍为核心, 创立六淫胜复, 司天淫胜之治。 如 “风淫所 胜, 平以辛凉, 佐以苦甘, 以甘缓之, 以酸泻之” 。 王旭高对此运 用娴熟。 如, 治钱某脉案间引《素问·藏气法时论》条文, “肝 苦急, 急食甘以缓之。 生甘草 (一斤, 研末) , 红枣(一斤)煮烂, 去皮核, 与甘草打和为丸。 每服三钱, 开水送下。此人并无表 证, 又不内热, 一月数十痉, 服此二料即愈” [6] 。 5. 遵循运气规律相机治疗 基于运气临证的一个重要特 点就是抓 “时机” , 注重辨时握机, 过其时则非其治。 王旭高尝 言 “明理必须遵古训, 见机也要合时宜” [5] , “时运不可缺, 譬之 行船, 走顺水, 遇顺风, 便是时运也。 遇必艰难, 用之无效, 便 是时运不到” [5] , 如治陆某时指出 “然治病之道, 有相机从事之权” [6] 。 治产 妇王某 “产未百日, 骨蒸发热, 淹延匝月, 热势渐加, 迄今五十 日矣” , 因 “诊左寸关轻取虚小, 中按之数, 重按数而且坚” , 乃 “知其热在阴中, 心肝之火独亢; 右寸关虚软而数, 则知脾肺 气虚; 两尺皆虚, 肾阴亏也” , 根据 “清明节后土气司权” , 进而 “趁此培土, 冀其脾胃渐醒, 饮食渐加, 佐以清金平木, 必须热 退为妙 [6] 。 相机从事之法, 可资佐证。

结语

综上可知, 王旭高对待运气学说基本观点为 “执司天以求 治, 而其失在隘。 舍司天以求治, 而其失在浮” 。 临床 “明岁气 天时” “相机从事” 、 抓 “时机” , 灵活化裁 “运气方” , 体现王 旭高从临床实际出发, 注重运气学说的实用性、 指导性、 可操作 性, 与龙砂医家对待运气学说观点一脉相承。 限于资料及笔者水平, 有关王旭高五运六气学术思想与临 床经验, 有待于更进一步研究。

来源:中华99uu优优杂志 作者:陶国水 顾植山 陆曙 吴波 孔令晶 陈冰俊
Tag标签:

猜你感兴趣

最新推荐

99uu娱乐官网